【飞飞加速器】 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——历经磨难的16年历程
2021-06-20 12:35:38 飞飞游戏加速器

《银河战士Prime 4》在2017年公布之后就陷入了严重的开发困境。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之后,任天堂在2019年出面说明该作品的开发工作全面重启。但是这种规模的开发困境跟今年E3 2021上公布的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的经历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的概念最早诞生于16年以前,经过了一年又一年的传言和困境,总算才能在E3 2021发布会上露面。

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——历经磨难的16年历程

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第一次公开“露面”要追溯到2005年6月的Game Informer杂志。该杂志当时刊载了一款“2D银河战士冒险游戏”将在2006年登陆NDS掌机。当时的GI论坛版主说这款作品是《银河战士:融合》在NDS上的横版卷轴续作,但不知道他是有自己的消息源还是根据杂志内容展开的联想。当时IGN也支持Game Informer的报道,但现在已经难以找到当时的文章了。当时发声的前IGN员工Craig Harris现在仍然发推特表示这款游戏被任天堂雪藏了太长时间,他第一次看到这款游戏还是在E3 2005的时候。

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——历经磨难的16年历程

游戏研究者Liam Robertson在2015年的视频中也支持这样的说法,他表示这款游戏在2005年就已经以创意和文档的方式在任天堂公司中流传,但并没有实际的产品做出。但这种说法与Harris坚持自己在E3 2005年看过这款游戏的说法相悖,话说回来,Harris当时或许只是看到了文件,而并没有实际的运行画面。

Robertson表示,Nintendo Software Technology(NST)曾想让这款游戏基于2006年NDS多人射击游戏《银河战士Prime:猎人》的理念进行开发,但任天堂NCL团队并不买账。他的消息来源显示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在2008年由NCL开始开发,但原型并没有取得进展。这款游戏在E3 2009年面向任天堂第一方团队进行展示,看起来很像《银河战士:融合》且并没有“生存恐惧”这个名字,当时名字就叫《银河战士》。但没人知道这款游戏后来为什么再也没能获得展示。

Robertson在视频发布之后还制作了一期播客,继续介绍这款游戏本来是一款经典的《银河战士》NDS游戏,地图会在下屏显示。他还与Harris谈过,后者表示他与部分受邀媒体记者一同看过这款游戏的剧情梗概(以IGN和Game Informer的业界地位,这倒不奇怪),但没法回忆起相关细节。基于研究,Robertson认为这款游戏在遭遇开发困境之后于2010年左右胎死腹中。他不记得具体负责的开发团队是哪个,但他认为应该是“一般都在负责开发《银河战士》”的任天堂情报开发本部的第二团队。

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——历经磨难的16年历程

英国任天堂官方杂志同样有过报道,把这款游戏放在“官方”发售列表里,但日期“待定”,从他们的2006年三月号杂志截图中可以看到。任天堂在2007年否认2D《银河战士》项目的存在,让这本杂志的大量读者失望不已。

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——历经磨难的16年历程

2007年的一篇IGN旧文也支持在E3 2005上看到过这款游戏的说法,还声称这款游戏已经接近完成,但这篇文章更多是由于对《银河战士Prime 3:腐败》里复活节彩蛋的过分解读。该游戏里图片中这个场景说的就是这个话题。《银河战士Prime 3》游戏总监Mark Pacini对媒体表示,这是个巧合,只是“游戏里的另一种科幻元素”而已。在同一片访谈中,制作人Bryan Walker也坚称这是一次“无伤大雅的”巧合。资深设计师Mike Wikan随后声称这只不过是个玩笑。后来这款游戏的日文版将此处文本进行了更换,改成了“恐惧级炮台”的介绍。

玩家对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的期待终结于2010年5月,IGN的“任天堂语聊”节目播出之后。Harris又一次提到他看过游戏的剧情梗概,然后任天堂“在最后一刻终止了这一项目”,但“随时还可以让其回归”。Kotaku在数月之后采访了《银河战士》系列监督坂本贺勇,当时他正在宣传后来被狂喷的《银河战士:另一个M》。他对媒体表示“‘生存恐惧’上市的时刻可能要来了”,但这游戏并不是《银河战士:另一个M》。又过了几个月,坂本贺勇向游戏杂志透露称他不能“否认其存在”,也不能说他的下一个项目,只想“对这款游戏保密”。但是他还表示自己想要“重启现状,从零开始”。

2017年《银河战士:萨姆斯归来》发售之后,相关的传言才逐渐消失。坂本贺勇对媒体表示,这款3DS游戏并不是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的僵化版,但他并没有说出名字,说的是“另一个项目”。他还在访谈中暗示过,自己想要做一款在第二屏中显示地图的《银河战士》游戏,表示自己“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”,这也与上文所说的在下屏显示地图的NDS版《银河战士》相对应。

在只有泄露、传言的情况下,任天堂终于在E3 2021发布会上正式公布了这款游戏。坂本贺勇也终于能在视频中公开谈论这款游戏,表示他从15年前就有了这样的创意,但“当时放弃了这个想法”。他认为,当时的技术并不能“很好地实现这个概念”。随后开发团队又一次尝试了这个概念,但仍然不断遇到困难,因为他们“仍然不能按照最早想象的那样创作游戏”。开发再次中止,坂本贺勇自己也认为这个项目已经被放弃了。

坂本贺勇说的这两次项目被砍的经历与Robertson的研究、IGN和Game Informer的报道相符。他们第一次尝试应该是在2005年,向部分媒体展示了一下。第二次应该是在2008或者2009年,NCL制作了一个原型。任天堂没有给出具体的日期,所以无法证实,但这些碎片也能拼凑出大致的情况。

与《银河战士:萨姆斯归来》的合作开发团队Mercury Steam携手,有了强力技术保证之后,这个项目终于得以落地。坂本贺勇盛赞他们的技术力与对《银河战士》的理解。在这次合作之后,坂本贺勇表示新版《银河战士:生存恐惧》将会超越他们多年以前的最初设想。玩家或许没法在NS上将这款游戏与系列其它作品对比,但总算能在多年以后满足这样一个心愿。

申明: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。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如涉及侵权,请直接联系我们删除。谢谢!